【邪教•神奇女侠X毒药博士】不许人间见白头

正始之音:

CP:神奇女侠X毒药博士(大大的邪教)


        wonder woman &  Isabel Maru


时间:一战结束之后 (延续神奇女侠1电影时间线)


预警:BE




第一章 天堂之海


 


从英国伦敦到希腊雅典,最快的方法是什么?


虽然轰鸣的飞机彼时还深深镌刻着战争与炮火的烙印,只能搭载致人死亡的武器。可不论是从港口出发的邮轮,还是纵贯欧洲的铁路,选哪一样都比伊莎贝尔·丸博士(Isabel Maru )现在所用的这个快出不少。即使冬日的海风镇日呼啸,即使手握船桨的那个人从日出到日落,永不停歇,但这条驶向爱琴海的航线,碧蓝得让丸博士仿佛看不到尽头。


不过,丸博士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


实际上,她现在连行走的权利都没有了。


连续一个多星期颠簸在木质帆船那浅得不能再浅的船舱里,寒冷、晕眩、恶心、乏力,交织在一起,轮番袭击着她那本就不甚健壮的躯体,一点一点蚕食着她的体力。最开始的那几天,她的身上还被缠上了黄金色的索套。现在,即使是放开她的手脚,她又能跑到哪里去呢?一个浪头打来,平躺在船上的丸博士翻了一个身,把没有佩戴面具的左脸颊藏在身下并不温暖的皮毛披风里,好像这样她就能躲过凛冽的海风。


在丸博士数到第十四个日夜的时候,一望无尽的爱琴海,终于好像有了别的颜色。


是灰白色。


不知何处飘来的浓浓白雾,牢牢笼罩住深蓝色的海面。举目四顾,海天一片缥缈寂静。


“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路?”丸博士斟词酌句,用她那低沉而沙哑的嗓音询问着。


站在船头的女人回过头,她额头上的发带,依旧散发着银色的光辉。


“马上就到了。你要是饿的话,可以把剩下的干粮都吃掉。”


丸博士没有和船头的女人客气,她拿起干粮袋,把剩下的干粮一一掰碎,碾成粉末状,一点一点和着清水倒进了自己的嘴里。对普通人来说,这压缩过的食物味同嚼蜡,但博士根本不在意。事实上,她的舌尖早已尝不出甜酸苦辣。而她还不是这条船上最不挑食的那一个——船头的女人,亦或者女神才是。


戴安娜重新执起了船桨,迎着愈发浓重的雾霭前进。


“这不是往雅典的路。”苍老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没错,我们不去雅典。我们去Themyscira。”年轻而坚定的声音回答着。


“那是……哪里?”


“天堂岛。”


 


——十四天前


 


特拉法尔加广场的狂欢盛宴,通宵达旦。


这场可以“终结所有战争”(The war to end war)的战争,此时此刻终于落下了帷幕。人们涌上街头,疯狂地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空气中弥漫着的不再是恐怖和灰暗,取而代之的则是歌声和香甜。青年男女擦肩而过,陌生的人们互相拥抱,给予对方最诚挚的祝福。


善良、热情,对明天的生活充满希望,这大概才是人类该有的样子吧?戴安娜这样想着。


入夜以后的广场灯火通明,即使是隔了老远,她也能听到人们嘹亮的歌声。


从窗边向下望去,广场上成千上万人跳起了象征着欢乐的舞蹈,那场面像极了母亲的绘本里,曾无数次描摹过的盛典。“你们人类还真把这个叫做跳舞?”戴安娜弯起嘴角,“摇摆得可真糟糕。”但下一秒,这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浅浅笑意,又从戴安娜的唇边消失殆尽。她垂下眼眸,出神地望着自己手边,那块史蒂夫留给她的手表。


她随意拿起桌上的几份报纸,对着那块手表喃喃自语起来,“《每日电讯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德国皇帝、皇太子和兴登堡流亡荷兰。”她拿起下一份《每日镜报》,“哦,史蒂夫,孩子们真可爱呀。你看,今天的伦敦欢庆胜利,两个女孩坐在军车上,手里还摇着英国国旗。你说得对,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会是泥土做的呢?”


橘色的灯光温柔地倾泻在戴安娜的周身,把她和小小的书桌一起,拢在这方静谧之中。余下的,整个喧闹的世界,好像都被她抛在了脑后。


 


然而,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却彻底搅乱了这静谧的时光。


黄铜把手重重敲击着深色的木门,发出两声沉闷的声响。


门外站着的那个人,是戴安娜绝预料不到的那一个。


她披着一块破旧的头巾,左边脸颊上抹着早已分辨不清颜色的泥土,全身则蜷缩在一件千疮百孔的布衣之下,领口还留着硝烟的痕迹。


“伊莎贝尔·丸博士。”戴安娜抬起脸,寒若冰霜的双眼中,透着的尽是凌厉和冷峻,“请问,有何贵干?”


这位曾经让无数士兵谈之色变的毒药博士,噤若寒蝉。


她避开了戴安娜的眼神,攥着领口的右手禁不住颤动了起来。而她的双膝则慢慢贴向冰凉的地面,在空中停顿片刻之后,终于还是匍匐在了女侠身前的台阶上。


戴安娜皱起眉,她知道尽管眼前的人曾用自己的发明夺取了无数士兵的生命,但她终究不是战争的罪魁祸首。可戴安娜饶过了毒药博士性命,并不意味着她想见到这个人,尤其是在史蒂夫……


“我伊莎贝尔·丸,我,我愿意……”博士的声音仿佛深秋的最后一片落叶,随时都会被寒风吹散,但戴安娜依旧听懂了她的话语,这个毒药博士到底是要干什么?


“我愿意,献上自身以向您祈求。”


戴安娜眉间愈发紧蹙,神情中还添上了几分不可思议。


而毒药博士根本不敢正视戴安娜的脸庞,只剩下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进戴安娜的耳朵。


“我无人保护而来。”


“我身无分无而来。”


“没有,没有尊严。”


“没有希望。”


“一无所有,唯有我自己。”


“只为祈求,祈求您的庇护。”


“我会在您的阴影中服侍。”


“我会用您呼出的气息来呼吸。”


“我会照您说出的指示来讲话。”


“用我全部的真心。”


“用我能奉献的一切。”


“以照看着所有祈求者的宙斯之名。”


“我恳求,恳求您。”


“接受我的请求吧!”


这是“海克提亚仪式”中的誓词,戴安娜对此再熟悉不过了。


海克提亚,它是古老的法律,它是宗教的仪式,它是两个人之间所缔结的神圣盟约。一方献出自己的尊严,乃至是自由,来换取另一方的保护。


而海克提亚,更是诺言。


一旦你的祈求者获得了你的诺言,那你便对他的一切负有全部的责任。如果你拒绝给予帮助,那迎接你的,将是天神之怒,将是凶残的刑罚。


戴安娜不知道毒药博士是如何得知这个神秘而古老的契约,她更不知道为何博士会在此时此刻,放弃自己的一切尊严,向她祈求保护。


“为什么?”戴安娜居高临下望着毒药博士,“为何你要请求我的保护?”


“整个欧洲大陆,到处都有人在追杀我。”


“你犯下了罪行,理应由法律对你进行宣判。”戴安娜不为所动。她还记得,毒药博士是如何在那个夜晚亲自指挥着德军士兵把致命的芥子气运送到每一架德意志的飞机上。


这一次回应戴安娜的,是毒药博士的眼神。


她蓦然抬头,深褐色的双眸一下子撞进了戴安娜的视线,“最早发明毒气弹的,并不是我,而是法国人。鲁登道夫将军为了对付法国人,来到我的家乡,西班牙的一座小城,邀请我为德军开发新的武器。”说及此处,博士顿了一顿,才继续开口,“追杀我的人,想要的,也许不是我的性命,而是我掌握的秘密,芥子气的秘密。美国人想要它,法国人、德国人……还有英国人也都想要它。”


戴安娜抽出腰间的黄金索套,绕在博士的右手上,“所以你想用武器的秘密,来交换我对你的保护?”


右手腕上传来的灼热剧痛让博士的声音越发颤抖,“是的,是的,我只想活下去。”


“那么,我便接受你的祈求,与你立下誓约。”戴安娜收起真言索套,打开了身后的大门,“进来吧。”


毒药博士左手扶着地面,颤颤巍巍地立起了身。


她看见戴安娜倚着门,而门后温暖的橘色灯光调皮地跳出门外,给女侠长长的身影打上了轮廓。


她听见戴安娜问她,“你冷吗?”博士闭上眼,轻轻地说,“冷,冷极了。”






----------------------分割线---------------------------------------


☆关于神奇女侠读的报纸




每日镜报 1918年11月12日




《每日电讯报》1918年11月11日




☆关于海克提亚誓约


参考DC漫画原著《神奇女侠海克提亚誓约》



评论
热度 ( 61 )
  1.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4.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木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