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神奇女侠X毒药博士】不许人间见白头

现在才回过神 看见标题 又一BE!

正始之音:

第二章 第一章




第三章 审判




天堂岛上原本是没有警察的。


没有警察,自然也就没有监狱。


所以当整个议会决定把岛上的外来者——伊莎贝尔·丸博士监禁起来的时候,亚马逊的女战士们犯了难。


而对亚马逊的女王希波吕忒来说,要说服自己的女儿,可比挑一个监狱难得多了。


戴安娜的言辞并不犀利,总结起来,也就是“正义”、“拯救”、“人类”、“职责”、“誓约”和“爱”这几个词汇翻来覆去、排列组合。


可这是她的女儿,她深知戴安娜的执着与倔强。


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戴安娜就喜欢舞刀弄枪。来自母亲的管教,来自女王的命令,统统没能发挥哪怕是一丁点的作用。那个小小的人儿宁可牺牲休憩和睡觉的时间,也要挥舞着对她来说还过于沉重的长剑。


待她长大了,一颗悲天悯人的种子,也在小女孩的心中长成了参天大树。即便是知道有可能无法再一次踏足故乡,戴安娜也要离开这个天堂般的世界,用自己的身躯去拯救并不值得拯救的人类。


希波吕忒苦笑着,戴安娜,她的女儿,是她对这个世界最深重的爱念,也是她漫长生命中最撕心裂肺的痛。


可戴安娜更是她无与伦比的骄傲。


戴安娜是亚马逊一族最勇武的战士,可她征服这个世界,却不用刀和剑。她正直,她一往无前,她嫉恶如仇,她心地良善,她的眼中众生平等,她立志拯救每一个弱小的灵魂。


但作为一个母亲,希波吕忒是多么希望戴安娜可以永远无忧无虑地在天堂岛的田野上奔跑,她想把戴安娜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抹平女儿皱起的眉头,予她永世的幸福和快乐。责任和义务,这样沉重的字眼,怎么可以让这么一双稚嫩的肩膀来担起呢?


可戴安娜还是义无反顾,一如当年的……自己。希波吕忒望着眼前的女儿,望着那双像极了自己的眉眼。她明白女儿的心思,可她还是说了不。


“天堂岛上没有任何一个奴隶,这样把她监禁起来又算什么呢?”戴安娜那双深褐色眼眸直视着自己的母亲,“更何况……安提奥普的死也不能算她的错。”


“即使她不是罪人,也是个外人。”希波吕忒摇摇手,“这件事情不用争了,我答应你,可以让她待在岛上。我们可以保她安全,但也到此为止了。”


“母亲……”戴安娜还想追着希波吕忒继续申辩下去,但女王心意已决,她停下脚步,回望着戴安娜,“安提奥普的死不算她的错,那么史蒂夫上校呢?”


“如果战争,能只怪一个人就好了。”戴安娜轻声说道,“如果这一切都只是一个人类的错,那就好了。可惜,不是。”




——是夜




不论白天的天堂岛上有多么风和日丽,入夜时分,总有凉风阵阵。


而这四面漏风的山洞,就更加清凉了。


伊莎贝尔·丸博士把几件衣服叠在一起,平铺在略有些潮湿的岩石上,这就做好了一个简陋的睡铺。


今天晚上没有温暖的稻草,也没有戴安娜的披风。所幸还有那几件外衣,不然这漫漫长夜,博士只有和衣而坐了。


但是和当初从比利时一路出逃的境遇相比,如今已有了一席之地,有一餐饭食,有长衣蔽体,博士实在无心再去抱怨。


就这样,也挺好的。


起码,还活着呢!


只是这岩石不比平地,四处都遍布着尖锐的棱角。偶尔一翻身,她的背后总会传来一阵锥心的疼痛。辗转反侧了好一会,她才终于找到最合适的角度,将自己的身躯安放妥当。


然而行至半夜,博士还是敌不过这“十面埋伏”般的睡铺。她索性翻身起来,将外衣叠成了坐垫,准备背靠着一处光滑的岩面,坐着打发余下的长夜。


夜晚的天堂岛上万籁俱寂,远处的虫鸣和婆娑的树影交相呼应,明亮的月光安安静静地倾洒在洞口的白色沙滩上。若是仔细辨别,博士还能听见潮水拍岸带来的激荡之声。


随着那颇有节奏的海浪声,博士感觉自己的视线愈发模糊,困意重新席卷了她的周身。


她将头往后一靠,枕着凉凉的岩壁,正准备重新进入梦乡,却没有想到昨夜的场景时隔24小时不到,竟又一次重现!


一双长靴在她的眼前从天而降,博士的身躯紧跟着就是一颤,仿佛惊弓之鸟。


只是,这长靴博士好像似曾相识,她的视线慢慢从长靴往上推移,修长的大腿、金属质感的盔甲、最后则是标志性的发带和一双如皓月般的眼睛……


是戴安娜。


吓了一跳的博士深深呼出一口气,就在刚刚那一瞬间,紧张到极致的她就连心跳都漏了两拍。


“公主……”博士那沙哑的嗓音中此刻还带上了几分颤抖,听得出,她还心有余悸着呢!


“不用叫我公主,叫戴安娜就好。”女侠捧着手中的包裹,顺势往博士的身边一坐。


“我给你带了一些新鲜的水果和清水,还有一件皮毛,晚上天凉。”女侠把包裹拆开,一样一样把东西放到博士的手里。


“公主,不,戴,戴安娜……”博士望着手里的苹果,隔了许久才艰难地说道,“其实,其实我不用。我这样,就可以了。”


“既然我已经答应了你的条件,和你结成了誓约,就一定不会食言。我的家就是你的家,我要尽力让你过的舒适。”戴安娜自顾自说着,“对不起,我没能说服母亲。我保证,明天我会再去找她的。”


博士的双唇张开又合上,她有那么多想说的,想问的,可她却不知道应该将它们中的哪一些宣之于口。


昨夜戴安娜如神兵天降,千钧一发之际又一次救下了博士的性命。而今天,戴安娜竟还因为自己的“招待不周”向博士道歉。为什么?难道戴安娜不知道,如今博士还一息尚存,全是仰仗于女侠的一善之念?为什么戴安娜丝毫没有作为“救命恩人”的“自觉”?明明签下了主与仆的誓约,为何戴安娜的口中却不曾发出过任何一道命令?


这过去从未有过的体验让博士陷入了茫然,她侧过脸,直视着戴安娜的脸庞。深沉的、黑色的夜幕游走在女侠的脸颊上,但却没法遮掩她的五官,遮掩住那夜空之下最明亮的双眸。


这就是,真正的天神吗?博士喃喃着。心怀天下之善的神明,竟然是真的存在的吗?


她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


从西班牙到德国,从德国到比利时以及绵延法兰西的漫长战线……她所目睹,她所耳闻的,只有生灵涂炭,只有炮火隆隆。教堂的祷告没有为人类带来和平,焦黑的泥土宛若蔓延着恶之花的土地,坦克履带携着雷霆之势碾碎一切。


博士摇摇头,试图把茫然从她的心间赶走。她抚摸着自己左脸颊上那蜿蜒而丑陋的伤疤,不禁用嘴角的笑意嘲讽起了自己,几秒钟前那个柔弱无用的自己。


若是再相信良与善,恐怕这道伤疤不止会出现在脸上了吧。


“没有关系。”博士定了定心神,“反正这也不是我第一次被监禁了。”


“哦,是吗?”身边的女侠反倒来了兴致,“人类的监狱是怎么样的?和这里一样吗?”


“不一样。人类的监狱比这里小得多,铁栅栏把牢房里面和外面隔离开,狭小的空间里有时候还得住好几个人。所以,我住这里就可以了,比以前的好多了。”


女侠低下头,若有所思了一阵,最后还是侧过脸,望着博士,“那我明天再来看你,给你带点新鲜的水果。你喜欢吃哪一种?”


“哪一种都好。”博士举着女侠送来的苹果,犹豫了几秒,还是把话说出了口,“谢谢,谢谢你。”


女侠站起身,迅捷的身影很快又消失在暗影中。


博士摩挲着手里的皮毛,还有女侠带来的苹果,了无睡意。






---------------------------分割线------------------------------------------


ELENA ANAYA真好看






评论
热度 ( 35 )
  1. 我爱白白兔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三章 #wonderbel # 皎洁如,明亮似星⭐⭐⭐
  2. 木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现在才回过神 看见标题 又一BE!
  3.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木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