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神奇女侠X毒药博士】不许人间见白头

正始之音:

第五章 第四章 第三章 第二章 第一章




第六章 面具




天地之间,鸦雀无声。


流水无言,木石寂寥。


戴安娜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几乎要覆在眼睑之上。


她回过头,悄悄拿手撵了撵双眼。


彼时彼刻,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眼前的毒药博士。复杂的情绪,渐渐在她的心中蔓延开。


是心疼吗?


有一些。曾经爱过的人,却用这样的方式几乎将博士置于死地,怎么能不教人心痛?


是责备吗?


复仇,并不等同于正义。这是戴安娜始终坚持着的信念,是她毕生的信仰。即使是被阿瑞斯蛊惑着的女侠,依然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毒药博士,伊莎贝尔,却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将对方推入了地狱的大门。可在心底深处,戴安娜却对眼前的博士责备不起来。尤其当她听到博士用芥子气结束了比埃尔生命的时候,她还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庆幸,是的,戴安娜是在庆幸。


幸好那个比埃尔已经作了古,幸好,那个人无法再伤害毒药博士一分一毫。他和他的薄情寡义、道貌岸然,已经全部从毒药博士的生命中消失殆尽。


不过,真的全都消失了么?戴安娜又问了自己一遍,恐怕不是吧。也许正是因为这个人曾经存在过,让伊莎贝尔的脸上有了残缺,也将她灵魂中重要的一个部分带入了那永不见底的深渊。




“故事其实还么有说完呢。”博士沙哑的声音打破了空寂。


“就在行刑之前,鲁登道夫将军,亲自到巴塞罗那,从监狱里把我接走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我和比埃尔的故事,上了报纸的头条。痴心女为复仇制造爆炸和毒气泄漏,负心男一命归西。多好的题材?


报纸上说的不清不楚,但有心人却发现巴塞罗那大学的化学实验室出现了变故。整个学校的化学部搬迁到了另外的地址,和医学部并在一起。警察检查了我的笔记本,还有比埃尔的实验,发现了蛛丝马迹。有关我制造出新型毒气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


将军到了监狱里,只问了一个问题。他问我,可有把握制作出现有防毒面具抵御不了的毒气。


我点了点头。


就这样,我就被放出来,跟着他,坐上了前往慕尼黑的火车。”


“这才是为什么,你会用土耳其语和苏美尔语写笔记?”戴安娜突然想起了那本博士的笔记,“因为曾经被人发现过,曾经被人,抢走过?”


“算是吧。”博士努努嘴,“大概说到这里,你就全明白了吧。”


“是不是觉得我,的确罪孽深重?”博士接着问道。


戴安娜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快一些洗吧。马上要天亮了,我还要把你送回山洞去。”


说着,戴安娜再度回过身去,身后则传来一阵水声。




从水池回到山洞的路上,一如来时那样险峻。


可戴安娜和毒药博士却都失掉了来时的情绪。


女侠收起了嘴角那略带着调侃意味的笑容,双手紧紧环住伊莎贝尔的身躯。


跳过了最险峻的悬崖之后,戴安娜还特意停下脚步,用手轻轻抚过伊莎贝尔的背,“还害怕吗?”


博士摇摇头,眉眼之中似乎多了几许不一样的情绪,“你抱得很紧。”


是在害羞吗?女侠揣度着。不会吧,毒药博士可不像是那种会害羞的人!况且大家都是女性,这点程度的肢体接触应该不至于会害羞吧。


戴安娜猜不出,也不准备继续深究。她顺势拉起毒药博士的手,“那继续咯?”


博士的应答声从渺远处飘来,而戴安娜已经一步踏出,如流星般迅捷。


天蒙蒙亮的时候,戴安娜终于带着毒药博士回到了山洞。


博士望着远方的海平面,初升的旭日渲染着波涛汹涌的海水,一寸一寸照亮绵延的山川。


最黑暗的黎明之前,已经过去。


“你不想吃水果的话,下次还需要什么?我帮你带。”临走前,戴安娜照例询问着。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想要一个面具。”


博士的答案让戴安娜吃了一惊,“面具?”


“是啊。就这样暴露在湿度较大的空气中,伤口处,还是会隐隐作痛。”


“好,那我用皮制的给你做一个,可以吗?”


“那就再好不过了。”


戴安娜朝着旭日的方向一跃,几息之后就消失在了博士的视野中。


说来,这还是第一次,博士能在借着光亮看清戴安娜离去时的身影。


她坐在几件外衣叠成的坐垫上,反复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


自己是有多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


好像,上一次这样聒噪,还是在巴塞罗那的时候吧。她记得自己给家乡的朋友写信,满纸上写着的,都是那个人的名字。


博士向右手边望去,歪歪扭扭的竖线在石壁上蔓延。


一定是因为太寂寞了,才会这样急切地想要倾诉吧?就和当时在巴塞罗那求学一样,一定是!一定是吧……


迎着远处温柔的初阳,一夜未眠的博士不一会就感到了浓浓的睡意。


在入睡之前,她暗自祈祷着,“但愿我撒的谎,天神可不要发现。”


时隔多年,她脸上的伤疤早已愈合,一如她身体的一个部分。即使这里空气中浸润着海水的气息,也不会让她感觉到疼痛。


不知何故,在戴安娜问出问题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就把“面具”这个答案送出了口。


也许是,不想把自己的残缺,就这样赤裸裸地袒露在女侠的面前。


是吗?也许是吧。博士来不及求得真正的答案,就已经遁入黑甜的梦乡。




另一边的戴安娜则无心睡眠。


小小的火苗,在她的心中持续燃烧着。


如果,如果那个叫比埃尔的男人没有死呢?


戴安娜不能忘记,自己在听到比埃尔将博士弃置荒野的时候,愤怒和冲动的火苗霎时就吞没了她的心智。


要是博士没有亲手结束比埃尔的生命,戴安娜甚至在那一时刻,就想冲出天堂岛,为博士复仇。


即使是一秒钟的冲动和动摇,都让戴安娜感到懊丧。


只有爱才能拯救人类,而不是刀剑相加。这才是她应该笃信的。她,天堂岛的戴安娜,亚马逊族的女王希波吕忒之女,应该笃信的。


只有爱才可以。


只有爱。


她随手拿起身边的皮制上衣,在脑海中比划着面具的样子。但她心中却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想要治愈残缺的心灵,也许应该从残缺的皮肤开始?


如果能治好毒药博士脸上的伤疤,是不是她还能变回以前那个伊莎贝尔?


戴安娜放下皮衣,环视着自己的四肢。


再锋利的刀剑都无法在这幅躯体上留下一分一毫的痕迹,即使是喷射着火苗的枪口亦不能奈她何。


她忽然想起自己曾在书中看到过的故事,那号称能让人百毒不侵的河水,自己的血液也可以达到相同的功效吗?


那么……戴安娜皱起眉头,凝神思考着。




----------------------------分割线---------------------------------


关于戴安娜在书中看到的故事


阿喀琉斯是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参加特洛伊战争的一个半神英雄,希腊联军第一勇士,凡人珀琉斯和美貌仙女忒提斯的宝贝儿子。忒提斯为了让儿子炼成“金钟罩”,在他刚出生时就将其倒提着浸进冥河,遗憾的是,乖儿被母亲捏住的脚后跟却不慎露在水外,全身留下了惟一一处“死穴”。









评论
热度 ( 40 )
  1. 我爱白白兔木石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木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