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博士】不许人间见白头

正始之音:

第九章  第八章 第七章 第六章 第五章 第四章 第三章 第二章 第一章




第十章 柠檬




躺在床上的戴安娜,辗转反侧。


数过第四遍羊,却依然无果的女侠干脆翻了一个身,彻底坐直了。


说实话,“失眠”这样东西,对年轻的戴安娜来说,还真是一个新朋友。以至于当这位新朋友突然到访的时候,戴安娜有些手足无措。


以前?每当月亮高升的时候,正是戴安娜挥舞着长剑训练的时候。


就算是在那前往伦敦、摇摇晃晃的小船上,戴安娜也不曾失掉睡眠。如今却……


几个小时前的场景,始终在戴安娜的脑海中循环播放。小小火苗,冰晶透明的小冰箱,还有伊莎贝尔鼻尖上的牛奶……


小桌上还放着翻开的《伊利昂记》和《奥德赛》,最近戴安娜空闲的业余时光基本都献给了这些神话故事。


她叹了一口气,重新坐到书桌前,点上蜡烛。


只是,古希腊人的吟唱,还是没办法吸引住大公主的目光,她右手撑着脑袋,左手心不在焉地随意地翻着书页。




硕大的绵羊,已经被宰,一身浓密的毛卷。


尊贵的母亲前行,下坐儿子身边,伸手抚摸,呼唤,对他劝说:


“折磨你的身心,我的孩儿,既不想进食,也不思睡眠,你还要折腾多长时间?”


就是找个女人,那也不坏,同床睡觉,欢爱……




“怎么还有这段?”戴安娜看着眼前的文字,皱起了眉头。书中的英雄阿喀琉斯难以入眠,而如今的她亦是如此。


她的左手还跟着视线一点一点前进,最终停在了“欢爱”这两个字上。


不知道阿喀琉斯听闻此话,心中想起的,是否是布里塞伊斯的脸孔?


想问阿喀琉斯这个问题,须得跨入冥界。而想要知道自己的答案,就容易多了。此时此刻,戴安娜脑海中浮现的,再清晰不过的,正是她的脸庞。


这一次,戴安娜终于,骗不了自己了。




一夜未眠的除了戴安娜,自然还有这厢的伊莎贝尔。


不同的是,博士可没空想东想西,她正焦急地等待着自己试验的结果。


砂糖和蜂蜜在甜度上到底差多少,她是一点把握都没有。而加入鲜柠檬汁到底是会将草莓的甜味调动起来,还是抢了主角的戏份,她也不得而知。戴上面具的她,早与这些口舌之欲绝了缘。平时既不方便吃,而且她的味觉神经,恐怕也在事故中遭遇了重创。


让一个几乎尝不出甜味的人做冰激凌?若非戴安娜所愿,恐怕博士这一辈子也不会想到要利用自己的化学知识,做一道冰激凌来品尝。


但她现在根本没时间想这些。


让她挠头的是,草莓本身所含的水分就比较多,再加上她用的蜂蜜中也含有水分。这意味着每冰冻一小时之后,她就得把已经搅拌好的草莓蛋奶糊重新拿出来搅拌一次,把表面的碎冰给彻底打碎。不然品尝这手工冰激凌,可真就和吃一嘴冰渣没啥区别了。


三种不同的配比,三种不同的凝固时间,博士的这一个晚上,净和这些草莓蛋奶糊做斗争来着。


天蒙蒙亮的时候,博士终于把这些恼人的小东西彻底摆平,把它们分成三锅,密封起来,放进迷你冰箱冷冻透彻。


“会好吃么?”伊莎贝尔倚靠在山洞的岩壁上,有些担忧地望着山洞另一头的小冰箱。


上一次自己这样担心实验结果,可能还得追溯到在巴塞罗那上大学的时候吧!


冰是自己手工做的,淡奶油是手打的,蜂蜜的配比完全是胡来的。这样任性又不靠谱的实验,真是许久没有做过了呀,博士这样想着,嘴角微微露出了笑意。


旧时的记忆中,还略微带着些阳光的味道,伊莎贝尔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是怎样手把手教导她做实验。她也记得第一次亲手做好“水中花园”的时候,小伙伴们露出怎样惊奇的面容,而父亲脸上又是带着怎样的骄傲。


这样的她,又是怎么会变成那个,在鲁登道夫的实验室里,设计骇人毒气弹的“巫婆”呢?


博士睁开双眼,眼前的世界一片清明。


没有毒气弹,没有实验室,没有鲁登道夫将军。


没有比埃尔,没有弥漫着芥末味的试验器具,没有背叛,没有巴塞罗那的荒郊野外。


她拿起一颗草莓,轻轻摘掉枝叶。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这天堂岛上的产物也和戴安娜一样有着特异功能。博士仿佛时隔多年,再一次尝到了甜的味道。成熟的草莓,在她的舌尖绽放出了清甜的滋味。而几滴泪珠,则沿着她的鼻尖,慢慢下滑,在她的口腔中和草莓的香味混合在了一起。


而这略带着咸味的眼泪,不仅没有掩盖甜味,反而让它越发香甜。


博士扬起脸,终于放下心来,看来鲜柠檬,她是加对了。一会戴安娜来了,一定会喜欢她的冰激凌!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沧海桑田,久到戴安娜都数不清已经过去了多少年。


亚马逊的大公主才第二次吃到这种,不加蔗糖,而是用蜂蜜做的手工草莓冰激凌。


不论店家告诉她多少遍,用蜂蜜不可能做到那样甜。可是戴安娜从来没有相信过。


她只是一次又一次,把记忆中的配方,一遍一遍告诉店家。


冰需要手造,奶油需要手打,还有鲜柠檬。


做冰激凌的小哥,要不是看在巨额报酬的面子上,早就准备拂袖而去。


而现在,他只能在戴安娜认真的注视之下,重新开始手打淡奶油。


坐在一边的戴安娜念念有词,小哥却没听清,他手上正忙着用打蛋器搅拌蛋清呢。


“你说什么?”小哥大声问道,“我听不清。”


戴安娜摇摇头,“不是对你说的,不用在意。”


小哥将信将疑,转过身去,把打好的蛋清放在锅厚底锅上加热,顺手把牛奶倒了进去。


戴安娜听见自己说,“为什么不管做多少次,别人做的,都没有你做的甜呢?你是不是加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原料,又没有写下来呢?”


戴安娜还有好多为什么想问,但她也知道,不论问多少次,答案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冰,一样的奶油,一样的草莓,做的人不一样,怎么会有一样的味道呢?


不是你做的,再也不会这样的甜,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美了。



评论
热度 ( 25 )
  1. 我爱白白兔木石 转载了此文字
    吃冰激凌的日子,很快就要过去了呢
  2.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木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木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