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谜案】Aquí te amo

正始之音:

CP:Elise&Eryka
背景:发生在2016年9月。正剧向,无重要角色死亡。



第一章

时间:2016年9月20日 下午4点
地点:法国·加莱港口



9月的加莱,早已有了秋天的气氛。加上秋雨不合时宜的“凑趣”,让这个颇具盛名的法国度假胜地多少显得有些萧条。
13岁的少女尤思拉站在队伍中,试图用冰凉的双手拉紧自己身上单薄的衣衫。她抬起头,细长的睫毛在绵绵细雨中微微颤动着,明亮却又羞怯的双眼则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队伍里的所有人。领头的几个阿尔巴尼亚青年有说有笑,站在队尾的中年男子显然看不惯青年人的“朝气”,他沉着脸,阴鸷的目光在阿尔巴尼亚青年的脸上逡巡。
青年们的笑声戛然而止。
父亲,尤思拉的父亲,此时此刻正牵着妹妹的小手,站在队伍的后半部,低着头,沉默着。
尤思拉的妹妹今年只有8岁,妹妹和队伍里的所有人一样,已经在寒冷的秋雨中整整站立了3个小时。可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嘴唇有些泛紫。她也像尤思拉一样,抬起头打量着自己的父亲。可父亲没有给予她任何回音。
尤思拉走过去,蹲下身,轻轻抚摸着妹妹的脸颊,“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就好了,等太阳下山,我们就能出发了。”
妹妹点点头,随即又撇过头去,同样纤细的睫毛下藏着一双悲戚的双眼。尤思拉的双手轻轻托住妹妹的脸,让妹妹能够直视自己的眼睛,尤思拉说,“一切都会好的,马上,马上就会。今晚过后,就会好。”
如果尤思拉说这句话的时候,声调不曾颤抖;如果尤思拉说这句话的时候,父亲没有用诡异的咳嗽声打破沉默;如果尤思拉说这句话的时候,队尾那个可怕的男子没有用令人胆寒的眼神肆无忌惮地打量妹妹的脸庞……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尤思拉不知道,彼时的她只能抱住自己年幼的妹妹,试图用自己那同样冰凉的体温,去温暖那双眼睛。


时间:2016年9月21日 凌晨1时30分
地点:英吉利海峡隧道  加莱入口前

“先生,先生!你不能在这里下车!你这样会堵塞后面的车辆的!”穿着橙色荧光服的隧道工作人员对着一个擅自下车的司机大声喊着,“嘿!嘿!上车去!”
但那个司机没有停下自己那踉跄的脚步,“小女孩!有一个小女孩,突然从货车上掉下来了。我的车,碾到她了。”
隧道工作人员显然没能听清司机的“胡言乱语”,他挥起自己的荧光棒,仍旧示意司机赶紧上车。“我说,有个小女孩,突然从货车上,掉下来!我撞到她了!她在车轮底下!”司机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工作人员喊道。而下一秒,司机就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他看到数个橙色的身影从他的身边走过,可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是自己下车查看情况时,那映入眼帘的一切。他忘不了,暗红色的血泊中,轻轻颤动着的纤细睫毛,还有那双写满了悲戚的双眼。


时间:2016年9月21日 凌晨2时
地点:英吉利海峡隧道 福克斯通 出口处

50公里的路程对于一列飞驰向前的火车来说,只需要短短35分钟。
13岁的尤思拉坐在货车的后车厢里,她拉着父亲的手。父亲则佝偻着背脊,沉默更甚以往。
尤思拉没有看见父亲的眼泪,她好像感觉到父亲的食指在自己的掌心里滑动。
她仔细辨认着,辨认着,一个音节接着一个音节从她自己的嘴唇里蹦出。
“丽娜。”
父亲写的,是妹妹的名字。
尤思拉泪如雨下。


时间:2016年9月21日 凌晨6时
地点:英吉利海峡隧道 加莱段

“嘿!查理!听说又出事了?”一名隧道的工作人员打开员工休息室的大门,朝正在门外抽烟的查理打了个招呼。
“嗯。”查理抖了抖手里的烟,漫不经心回答道。
工作人员也同样抽出一根烟,“借个火。”
查理掏出自己的打火机,右手凑过去,打了两次火,才勉强如愿。
“已经这个月第几次了?”
“第九个了。”查理吐出一个烟圈,左手撑在墙上,换了一个站姿,把重心调整到了左脚上。
“难民怎么就这么执着,英国有这么好么?”
查理嗤笑了一声,“看到这些天运来的那些砖头了么?他们向往的英国佬,马上就要在这里建个‘长城’,彻底绝了他们过海峡的梦。”
两个人默默抽了一会烟。查理的那一支先一步燃尽了生命,他最后猛吸一口,把烟头扔到了垃圾箱里。
他直起身,左手拍拍另外一人的肩膀,“这几天不会太平的。祝你好运,别像我这样,碰到这样的倒霉事。”
那人啐了一口,“这一次,听说是个小女孩,尸体还被碾得七零八落的?”
查理没有回答,只是又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带着一种复杂的神色径直走进了休息室。    
那人垂下眼,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该死的!天天看这些,都快被吓出病了!”

评论
热度 ( 81 )
  1. 太过喜上眉梢眉毛会离家出走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洗白白嫩嫩好下锅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你说的话落在地上开出了❀❀❀❀❀❀❀❀❀❀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4. 春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5. 天气好冷呼出软绵绵的云朵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木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