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谜案】Aquí te amo

正始之音:

传送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根据医学统计表明,清晨不仅是心脏病发作的高峰时间,也是猝死事件最容易发生的时刻。”
“慢跑会激发人体大量分泌激素,使心跳速度加快。因此清晨不适合跑步。”
穿着西装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用左手托着自己的下颚,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对面的女人喋喋不休。
“早晨起来,人体各脏器的运转仍处于较低的水平,因此在此时进行锻炼危险性更高。”
“清晨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指数最高,前一天悬浮在空中的尘埃也并未完全散去,这时不利于运动。”
“瓦塞尔曼小姐……”男人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了女人的话,“我只是建议你每天跑步30分钟,这样有助于缓解PTSD症状。”
“我只是,说,你也许,可以尝试,天天坚持跑步三十分钟。”男人弯下腰,身体前倾,试图从空间上拉近自己与女人的距离,“举个例子,你可以早上去跑,你也可以下午去,甚至晚上去。”
坐在对面的瓦塞尔曼小姐,或者说瓦塞尔曼警长,闻言垂下了自己的眼帘。而这,则让她左眼上深褐色的疤痕愈发显眼。过了几秒,她再次抬起头,左眼中,仍带着几丝赤红色。
男人不忍正对着这目光,开始不自然地翻起手中的病例。这位年轻的警长不可谓履历不“丰富”,短短3年之内屡次被枪击,甚至还有两次被绑架。而后一次绑架,还给她的左眼留下了一份永不褪色的“纪念品”。
饶是如此,她却一天都不肯休息。自从开始心理咨询,她每次前来问诊,都会倔强地表示自己已经痊愈。她不需要任何形式的疏导,她可以扛枪,她可以破案,她可以……
男人看着警长那面无表情的脸,暗自向上帝打赌,接下来这一位又要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催促自己开证明,好让她“明天就可以回到她该在的地方”。
警长的双手在自己的牛仔裤上蹭了一蹭,随即,她又用自己那标志性的连珠炮般语速说道,“我很好,我觉得我已经痊愈了。”
果然!又来了!
她这算得上哪门子的痊愈?
一头金发,颇有一些随意的味道,好像主人已经很久没有费心打理过她们了一样。
她身上的这件牛仔服,拜托,已经穿了多少次了?好像上一次来,也是一模一样的装束。
问她所有的问题,要不就是得到那些堪比维基百科一样的回答,要不就是简单的YES OR NO。
她坦率,她诚实,你知道她的生活千疮百孔。但她从不倾诉,也不抱怨。她可是被恐怖袭击犯直接将致命的毒物注射进了左眼!为什么她却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
这样的病人,你要怎么办?   
男人摇摇头,既是对自己,也是对警长。
“瓦塞尔曼小姐,是否痊愈这件事,需要由专业的医师来判断。现在我们认为你需要休息,也许你可以听从我的建议,去跑步试试。”
“我明白了。”
话音刚落,女人就噌的一声站起了身,她快步走过男人的沙发座,“下次是周四么?”
男人点点头,背后很快就传来了关门声。
他把病例随手扔在了办公桌上,散开的病例上还贴着病人的照片。男人歪着脖子,仔细端详着警长的照片。照片上的她,左眼还没留下可怖的伤痕。虽然也是一样的面无表情,但不知怎么回事,男人竟然觉得,当时的警长还有一些“倔强的可爱”。至于现在……男人慢慢把病例合起来,还是周四再说吧。

2016年9月21日 清晨

雨过之后的清晨,似乎真的要比平时更适合跑步。
起码在Elise打开自己公寓的大门时,她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雨水过后,天空如洗。她是不是也希望自己的心灵也能像今天早晨的天空那样,回归到一片虚无的宁静中去呢?
Elise耸耸肩,给自己戴上了耳机。
她把右手搁到左肩上,做着双臂的拉伸动作,右脚则点着地面,活动着踝关节。她顺着右手的方向,望向公寓旁静静流淌着的河水。
好的,那就顺着河流的方向开始吧。
Elise按下手机上的计时器,迈开了自己的右脚。

短短30分钟的跑步,对于Elise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要知道法国警察每三年就要进行一次体能测试,虽然Elise的头衔早就变成了警长,但无与伦比的记忆力不正是她的招牌么?即使是她的肌肉也能轻而易举地“想起”那些动辄奔跑1小时30分钟的日子。
8支曲子结束之后,计时器噪声大作。
Elise掏出手机,点了几下屏幕。脚下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呼、呼……呼。”第三次路过同一座灯塔的时候,Elise才终于决定小小休憩一下。
两次吸气,一次呼气。再两次吸气,一次呼气。Elise竭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
到底是许久未曾挑战过远距离的跑动,中途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马上就要从喉间一跃而出。但她还是坚持着,不曾慢下分毫。
她打开随身携带的水瓶,斜倚在栏杆上补充水分。对面的岸边,十几艘蓝色的小船一字排开,船头的方向正迎着刚升起不久的太阳。
她眨眨眼,眼球转动了几圈。嗯,并没有什么异样。她抬起左手,抚摸着伤疤。温热的手指上还带着些许湿气,左眼上那深深浅浅的褐色沟壑,仿佛都因此而舒展了不少。
正当她准备再次出发的时候,耳机里的音乐突然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则是很久没有响起过的铃声。
是Oliver。那位她昔日的长官。好像就是在这附近,Oliver被……被那个女间谍击中了膝盖,倒在地上。Elise艰难地回想着。
“Elise,你最近还好么?”
“Oliver。”
“听说你的左眼已经痊愈了?没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Oliver,这些你1个月前都问过一遍了。我很好。”
“嗯,我知道。”
“你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么?”
“我刚和你的心理医生通过电话,他说你恢复得不是很理想。”
“我说了,我很好。”
Elise的语气还是那样直白,电话那头的Oliver则沉默了几秒。
“是这样的,出了一个案子……”
“我马上就到。”Oliver还没有把话说完,Elise就出言打断了他。
“你听我说完,你现在的心理状况,心理医生拒绝为你出具健康证明……但是这个案子影响很大,你是整个加莱最适合来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官。我们正在讨论要不要提前召回你。我现在给你打电话,是给你提个醒。也许上峰会马上派人来查看你的精神状况。”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警局。”
“Elise,如果不行的话,千万不要勉强。中途退出的话,也会有人重新来接手的。”
“我知道了,不会勉强自己。”
“嘿!我是和你说真的,答应我,千万不要做伤害你自己的事。”Oliver的语气前所未有的郑重。
“我答应你,绝不勉强。”
挂断了电话之后,Elise立刻回头,朝公寓的方向跑去。Oliver却还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不知道,提前召回还没有做好准备的Elise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他抬眼,办公室外的电视机上正在循环播放着新闻节目。透过玻璃,难民女孩躺在货车车轮底下的照片好像有点失真,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Oliver不想看到新闻主持人那义愤填膺的样子,也不想听各位嘉宾的恳切言辞。一点也不想。
于是,他低下头,再次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是我。我们还是得召回瓦塞尔曼警官。是的,她是最好的。我们别无选择。”





评论
热度 ( 69 )
  1. 太过喜上眉梢眉毛会离家出走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洗白白嫩嫩好下锅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你说的话落在地上开出了❀❀❀❀❀❀❀❀❀❀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4. 头上有只角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5. 春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6. 天气好冷呼出软绵绵的云朵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7. 饺子馆的鳄梨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8.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9. 头上有只角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10. 嘿嘿哒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木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