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谜案】Aquí te amo

正始之音:

传送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时间:2016年9月22日 中午11时
地点:法国加莱丛林难民营 JulesFerry救援中心

Jules Ferry救援中心的入口前有一条长长的门廊。
难民们很喜欢这个门廊的设计。
不过不是因为它有什么别具匠心的设计,而是因为门廊的上方有顶棚,蓝色的顶棚。
昨天绵绵阴雨,今天艳阳高照。但站在门廊下等待的人们仰起头,看见的都是相同的一片蓝色。
不知为何,今天排在B4入口外的队伍格外长。也许是因为天气,也许是因为今天的午餐里,有鸡肉。
“米饭还是面包?”站在食物后面的志愿者左手拿着纸盘子,右手拿着勺子,正准备为下一位排队的难民盛放食物。对很多人来说,这也是他们一天中唯一的一餐饭。
“嘿,Toba。”站在队伍里的高个子男青年没有接过志愿者的话茬。
正在计算土豆和蔬菜还有多久就会发完的Toba猛然间抬起头,是她介绍给两位警察的阿尔巴尼亚男青年。
“阿尔班,怎么样,和记者朋友谈的还好么?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Toba的语气一如往常。
“嘿,Toba,他们不是记者,你知道的。”阿尔班似笑非笑。
后面排着队的其他难民刚要抱怨两句,剩下两个矮个子的阿尔巴尼亚青年回头瞪了其余人一眼,队伍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不过没关系,Toba,我们是朋友。”阿尔班伸出右手,点着米饭和土豆,“我们是朋友,不是么?”
“没错。”Toba快速抄起一勺土豆,往纸盘子上一堆。“给你。”Toba把盘子递给阿尔班。
阿尔班伸出右手,佯装要接过盘子。但在盘子即将递到他手上的那一刻,他却突然收回了右手。
热气腾腾的土豆在地上翻滚,后面的难民再也克制不住情绪,纷纷叫嚷起来。要知道,救援中心准备的食物虽多,但每天仍然有不少人会失望而归。
“Toba,你知道你们英国佬为什么规定志愿者不能向外界发声么?”阿尔班站在原地,阴鸷的目光撞上Toba那毫无畏惧的眼神,“可能是为了保护你们。你们的政府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吧?”
Toba放下勺子和纸盘,仰起头,“你如果不想吃,换下一个。”
“不要这样么,我们很感谢,你帮我们阿尔巴尼亚人做的无限网络。我们会上网了现在,能看到一些新闻。你有没有听说一个中东小女孩被货车碾死的故事?听说法国人正在找帮他们偷渡的蛇头呢。”
“我再说一次,如果你不想吃,换下一个。”Toba的声音里丝毫听不出她的情绪。
阿尔班回头看了一眼群情激奋的队伍,向右边横跨两步,把直面Toba的位置让了出来。两个矮个子的青年中,有一个举起双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在走出B4的大门之前,举手示意的这一位回过头来望了一眼。刚刚倒翻在地的土豆和米饭还在冒着热气,而Toba的样子就和他们进门前一样。他回过头,对阿尔班说,“Toba也许真的不知道,她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反正我们也没和那两个家伙说什么。”阿尔班回过头来,目光停留在同伴的身上,“我说了,我们是朋友。我不会做出伤害Toba的事来。”同伴轻舒了一口气,“那我们去餐厅吃饭吧!”
阿尔班又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那,去阿富汗餐厅吃吧,那家的馕很好吃。”


救援中心发的土豆,总有一股异域的味道。
可能是因为,厨师们在烹调的时候会加上当地的香料。
不过戴着白帽子的各位即使技艺再精湛,可能也没办法制作出真正的家乡风味。
因为食物短缺,有时候难民们自己也会在公用的简易厨房里烹制食物。小小的篝火和随处可见的蓝色餐盘,那才是能带你梦回故土的味道。
不过在整个丛林难民营里,这股异域的香气却总是和各种生活垃圾所散发出来的熏天臭气交织在一起。而且更可怕的是,这股若有若无的香,使得丛林中的异味更让人难以接受。
但幸运的是,此时此刻的Elise不用抵御这股异味的冲击。她所在的这个区域一片寂静,似乎早已被遗弃。
“这里有多久没人住了?”Elise随意挑开了一个帐篷。
“几个月吧?”Philippe仔细打量着帐篷里灰尘堆积的程度,“说不好,但应该挺久了。”
Elise往前走了两步,绕过几个帐篷,“这里一片,似乎都没有人住。这是哪个国家移民的聚居地?”
“Toba似乎说过。”Philippe仔细回忆着Toba的《丛林入门101》演讲,“这里是最靠近出口的聚居地,应该是……叙利亚吧。”
Elise点点头,继续试图寻找线索。
“我说,我觉得那几个阿尔巴尼亚人似乎看穿了我们的伪装。”Philippe看了一眼Elise的神色,小心谨慎地说道。
“我猜也是。他们可能是早有防备之心吧,毕竟这里还有4G信号。”Elise蹲在一处帐篷前,不知在仔细分辨着什么。
“我们是不是,该给Toba提个醒?”Philippe拿出手机,拍下了Elise正在查看的帐篷。
Elise回过头,目光落在Philippe那逆光的脸庞上。
“我觉得她应付得来,毕竟她可以说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是怕,等一下的新闻发布会。”Philippe眨了眨眼,“你不是也会列席么?那全世界都会知道你是加莱的警察了。如此明目张胆地欺骗……我觉得他们不会轻易放过Toba。”
“……”Elise沉默了半响,“那我们通知一下宪兵队长。让她赶紧从这里撤走,如果她想继续做志愿者,送她去敦刻尔克,距离这里也不远。”
“我们不亲自通知她么?”Philippe握着手机,犹豫了一下,“于情于理,都是我们拖累了她。”
“我觉得没有必要。”Elise站起身,“宪兵队长出面来解决这件事最为合理。”
两位警官绕过整片被遗弃的帐篷,走到了难民营的西北角,周围的墙上到处都是涂鸦。有些是他们看不懂的文字,有些则是错误连篇的法语,而篇幅最大的毫无疑问是英语。
“London Calling、Free Syria,Free Palestine、No Borders,No nations……”(伦敦在召唤、自由叙利亚,自由巴勒斯坦、无疆界,无国家)Elise伸出右手,一一划过这些涂鸦。Philippe则跟在Elise身后,把墙上所有的涂鸦都拍了一遍。
“时间差不多了。你还得早点回去准备出席新闻发布会。”Philippe一边编辑图片一边说着,“Oliver交代过。”
新闻发布会是吧?Elise的嘴角微微颤动了一下。她抬起头来,环视着周围。新闻发布会,又能说什么呢?
接手这个案子24小时,除了初步的尸检报告之外,她哪里还有其他的任何靠谱线索?难道要Oliver煞有介事地对着那些话筒,痛陈英国警察是怎样敷衍了事,根本没有费心追查女孩坐的那辆货车被遗弃在了何处?别说笑了!
那么,还是把尸检报告的内容泄露给媒体吧。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大约8、9岁的孩子生前遭遇了怎样频繁的性侵犯?
或者,还是尝试转移一下公众的视线?告诉他们,在丛林难民营里,几个粗通法语英语的阿尔巴尼亚蛇头就能把难民们塞在一堆洋葱和胡萝卜中间,瞒天过海送到英国?
Elise望着空荡荡的帐篷,双手插在上衣的口袋中,若有所思。

评论
热度 ( 68 )
  1. 太过喜上眉梢眉毛会离家出走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洗白白嫩嫩好下锅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你说的话落在地上开出了❀❀❀❀❀❀❀❀❀❀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4. 木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5. 春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6. 饺子馆的鳄梨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7.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8. 头上有只角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木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