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谜案】Aquí te amo

正始之音:

传送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时间:2016年9月23日 凌晨3点


地点:法国加莱工业港口区




加莱的夜色,对卡莱德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他走在港口区的街道上,两边的建筑物屋檐下,扑满了帐篷。


前几天阴雨绵绵,那些带着妻小的叙利亚男人们,纷纷把帐篷移出大本营。街边的雨棚虽小,却仍可以为瘦弱的女孩子们遮风挡雨。


卡莱德抬起头,凝望着头顶的夜空。银色的月晕,像散不去的迷雾一般,弥漫在月亮的周围。


看来,明天会是一个大风天。


那么,决战日前的大风,会是一个凶兆么?卡莱德不知道。他那个拿了一辈子锄头的父亲,只教会了他怎样看月相预测天气,却从没有教过他怎样选择未来的路。


当他离开家乡纳瓦小城,去大马士革的时候,父亲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嘱咐母亲给他准备出门的行装。


当他决定离开叙利亚,走上这条崎岖的避难之路时,父亲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嘱咐母亲把家里仅有的一些现金缝进他的袖口和衬里。


此时此刻,他的决定可能会把在加莱的整整150号叙利亚难民,推上风口浪尖。父亲会怎么做?二哥呢?他们会怎么做?


26岁的卡莱德,像个孩子一样,蹲在路边。




时间:2016年9月23日 凌晨3点


地点:法国加莱




古老的建筑,实木色的木门。


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站在会议室的门口。通过两扇大门之间的缝隙,男人仔细打量着会议室里的情况。


随即,他轻轻推开门。而这吱吱呀呀,终究还是吵醒了屋里的人。


趴在电脑前的Eryka睁开惺忪的双眼,双眼在昏暗的灯光中搜索着来人的影子。


“出了什么事?”看清来人之后,Eryka呼出了一口气,“是‘无疆界’那边么?”


男人顿了顿,“是,代言人想见面。明天,哦不对,是今天了。”


“不是都和他谈好了么?”Eryka的视线扫过自己身上的西装,不规范的睡姿早已让它变得皱巴巴。


“他还想见面。他可能还是在迟疑,毕竟,被抓到的话,他一定会被遣返回叙利亚。”


Eryka没有接话,黑色的屏幕倒影出了沉默。


“那,把他的庇护申请再拖一拖吧。”许久之后,Eryka才最终给出了回答。


“你怎么了?”男人坐到Eryka的身边,试图伸手去抚摸Eryka那已经散乱的头发。


Eyrka身体微微一偏,躲过了男人伸过来的右手。


幸运的是,夜色冲淡了尴尬,男人的,还有Eryka的。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心软。”男人俯下身来,“而且,我们的速度不可能这么快。庇护申请被驳回的消息,最少还需要1个月才能到他手里。今天,我们今天就要和他见面了。”


Eryka垂下了眼眸,依旧不作声。


“决战日马上就到,容不得他反悔。”男人的声音恢复了往日的冷酷。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眼神在Eryka身上逗留了几秒,随即迈开步子走出了会议室。于是,这里又只剩下一室夜色。


Eryka右手滑动着鼠标,电脑屏幕重新亮起。她关掉已经重复播放了不知多少遍的视频,慢慢踱步到窗边。


男人的话,好像还停留在她的耳畔。


她知道,那句话,不仅是说给代言人听的,更多是说给她自己。


决战日当前,绝容不下她的心软。一旦打开这扇闸门,覆水难收。


Eryka凝视着加莱的夜。窗外的树,随风而动。


起风了。




时间:2016年9月23日 下午2时35分


地点:法国加莱火车站




火车站前的石子路,是灰色的。


卡莱德的卫衣,也是灰色的。


这算不算一种保护色?卡莱德不知道。


他只顾着沿着白色的围墙一路向前,他的步速很快,甚至一路小跑起来。他戴起了甩在身后的兜帽,双手插在了兜里,时不时还回过头看看来时的路。


当卡莱德的身影出现在火车站的咖啡店前时,早已坐在店内的男人和Eryka对视一眼。


“来的可真早,离3点还有20多分钟。”男人端起眼前的咖啡,似笑非笑,“看来是真的紧张。”


Eryka依旧没有答话,双眼的视线落在咖啡杯的杯沿上。


“一会是你去,还是我去?”男人小酌一口杯中之物。


“你去吧。”Eryka的语气里,多的是藏不住的疲惫。


“别忘了我和你说过的话。从明天开始,我不想再见到这样的你。”男人说着,站起了身。


Eryka只是微微仰起头,漆黑的眸子里闪过几分锋利,“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我的事,不用你关心。”


男人嘴角向上扯了一扯,舌头绕着下排的牙齿走了一圈,再次挂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回头往咖啡店前排的位置走去。




卡莱德坐在座位上,手心里慢慢渗出了薄薄一层汗珠。好几天没有打理的头发,乱蓬蓬地,却是那样倔强地,树在他的头顶。


走进小小的咖啡店之后,他随意找了一个靠墙的座位。店员很有眼力见地没有来找他点单,这给了他稍稍喘息一下的机会。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25分钟,卡莱德拿起桌上的纸巾,抹去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他的双眼在每一个店员、顾客的脸上逡巡,左顾而右盼。


咖啡店的后排被点单的柜台遮掩去了一大半,卡莱德没法看清后面的情况,这让他那颗刚刚放下的心立刻又悬了起来。会有人发现么?会么?他借着店员进出、打开柜台门的机会,拼命向后排的打量着。隐隐约约之间,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好像正从里向外走。是谁?卡莱德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待来人穿过柜台,身影终于完整地出现在卡莱德面前时,他的心跳也终于恢复了正常。


是查理。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男人曾经自报家门。但卡莱德知道,那一定是个假名。哪有一个长着俄罗斯面孔的人会叫查理这样的名字?


但无所谓了,卡莱德在心里耸了耸肩。


过了明天之后,是否还能留住这条性命尚未可知,哪有时间纠结别人的真名假名呢!




柜台后面的座位,不是所有的顾客都能光顾。此时此刻,这方小小的天地里只剩下Eryka一个人。


往柜台外望去,她只能看见查理的后脑勺,还有卡莱德那倔强的头发。


她从没有担心过卡莱德,她知道他一定会去。


这个26岁的青年花了整整8个月的时间从自己的家乡纳瓦徒步走陆路来到加莱,遭遇过多少次生死劫,却从来没有退过一步。


Eryka知道,他只是害怕,害怕自己的决定把所有在加莱的叙利亚人推入万丈深渊。但如今的他们已经身处绝境,即使再退一步,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初时卡莱德头顶上那几束倔强的直发还能出现在Eryka的视线中,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头发和他的主人似乎都已经逐渐平静下来。


查理的口才一向不错。


Eryka很快就失去了观察的兴致,从身边的皮包中掏出一本书,书脊上印着西班牙语,“Veinte poemas de amor y una cancion desesperda”。她随意翻开一页,那些印刷得体的西班牙语单词手牵着手,一蹦一跳地,从她的眼前经过。




“那么,明天晚上再见了。”查理伸出手,想和卡莱德握手致意。中东青年先是拿起纸巾,使劲擦拭了一下手心,才把右手交到了查理的手中。


“明天,她会来么?”卡莱德的眼神往咖啡店后排的空间一瞥。


“你说Eryka么?”查理回过头张望了一眼。


“嗯。”卡莱德轻声回复了一声,“她会来么?”


“你知道,她不是……”


“我知道了。”卡莱德打断了查理的话,“我知道了,我不该问的。”


查理点点头,“要去打个招呼么?”


“不了,不了,我还得回去准备一下,很多事。”卡莱德说着就站起了身。


“别着急,她会想和你打个招呼的。”理查说着,反身走向了柜台,把横亘在前排与后排之间的小门打开。他走到Eryka的桌前,向Eryka说了几句话。


随即,Eryka侧着身子,端起早已冰冷的咖啡,向门外的卡莱德举杯致意。


卡莱德愣了3秒钟,才胡乱点了点头。


待查理再回头看的时候,卡莱德的座位上已经空了。


“最好用的始终都是美人计。如果是你去和他谈,估计3分钟就能搞定了。”查理抬起手表,向Eryka示意了一番。


Eryka微微笑了笑,收起手边的书籍。


“要是再给你5分钟,只怕那个小伙子都要为你上刀山下火海了。”查理的笑容中暗藏着深意,“你这招什么‘幸存者’的说辞真是好用。那个法国小女警,还有卡莱德,每一个可都是,那个词怎么说?哦对,神魂颠倒。”


Eryka同样回给了查理一个笑容,“你说的不错,爱情,可真是一种操纵人心的病毒,不是么?”


“希望你的这个病毒不要发作得太狠,不要害死了我们亲爱的卡莱德。我可不会像上次那样,再帮你救人了。”查理托着下巴,调侃的语气中,带着丝丝凉意。




时间:2016年9月24日晚间11时


地点:法国加莱隧道 城墙施工处




当天早上刚刚开始建设的加莱城墙遭遇了难民袭击。


储存城墙施工材料的仓库遭遇大火,两位从英国来到加莱的志愿者当场死亡。


法国警方拘捕了一位犯罪嫌疑人。


照片里的嫌疑人穿着灰色的卫衣。



评论
热度 ( 66 )
  1. 天气好冷呼出软绵绵的云朵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太过喜上眉梢眉毛会离家出走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洗白白嫩嫩好下锅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4. 春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5. 饺子馆的鳄梨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6.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7. 嘿嘿哒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8. 你说的话落在地上开出了❀❀❀❀❀❀❀❀❀❀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9. 木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木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