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谜案】Aquí te amo

正始之音:

传送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时间:2016年9月25日 上午9时


地点:法国加莱警署 四楼




连着几天的大风,带着阵阵寒意,把加莱送进了真正的秋天。


Karl穿着他那老旧的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根褐色的围巾。“啊哈,右边才是汽车道,去警署的路。”他坐在驾驶座上,“我的老伙计,可用不上你了。”他伸出手,顺手把地图往挡风玻璃前一扔。


的确,从隧道的出口到警署,这条路他已走过不知多少次。有时候是开着自己的这辆破车,有时候则是坐着Elise的那辆保时捷。


“啊,啊,保时捷。”karl念叨着,“真皮座椅的味道啊。”他吸了吸鼻子,“真皮……真是想念啊。”


“不过这里的味道也不赖,对吧?”他伸出手,拍拍副驾驶座位上的纸袋子,几个羊角面包,香气四溢。




如果说黄油的香味还不足以拯救Karl那半夜被叫醒的沉重心情,那么再添上一杯香浓的咖啡呢?Karl左手端着两杯咖啡,面包袋子则躺在他的右臂上,和他一起等待电梯门的打开。


“瓦塞尔曼警长,几楼?还是4楼么?”karl的法语流利多了,对着可爱的法国女警员已经说出完整的句子,“要羊角面包么?不过只能拿一个。确定不要么?为什么你们都不要……”他努努嘴,“那我自己吃了,哦,还有瓦塞尔曼警长的份。”


电视显示屏上的数字一个一个跳动,karl盯着那几个数字,心中默默念着,“1、2、3、4……到了。”上一次踏足这里,还是整整3年前。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永不踏入加莱警署刑侦组所在的楼层。但他知道,这一切无可避免。连接着英国和法国的这小小隧道里,从不会缺少迷失其中的灵魂。它们或者无辜或者有罪,但不论如何,它们都是karl所肩负的责任,他要把它们亲手送往天堂或者地狱。


所幸,这样艰辛的旅程,karl不是一人面对。


“咖啡要么?”karl微微俯下身,把咖啡递给坐在灰色靠椅上的Elise。




“孩子们还好么?”Elise拿起咖啡,还有羊角面包。


“你知道的,尿布,米糊什么的,鸡飞狗跳。”karl伸出手在空中胡乱摇摆了两下,“能偶然从家里逃出来,算是呼吸新鲜空气了。即使这里的空气里有尸体,还有难民的味道。”


Elise皱了皱眉,“4岁的孩子还需要尿布吗?还是你又添了几个新的孩子?”


“不用么?我不知道。”karl抓着抓脑袋上的头发。不得不说,年龄渐长,他脑袋上的毛发也日益稀疏。


“不用吧。”Elise还在较着真。但她偏过脸,看到了karl脸上的笑意,知道这位老朋友又在和她开玩笑。


她垂下眼眸,领下了karl的好意,拿起咖啡抿了一口。


“嘿,没什么的。一切都会过去。”karl伸出手,轻轻搭在Elise的肩膀上,“再说,我看了,你很上镜啊!摄影机,还有摄像机,拍出来都很漂亮。”


Elise显然被这句话逗乐了,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意。她摸了摸左眼上的疤痕,有些自嘲道,“就这?漂亮?”


karl露出很坚定的表情,“绝对。要我说的话,绝对漂亮。”Elise直起身子,“没想到你也会上网看这些。”


“不,不用上网,我看电视。”Karl拿出自己的手机,还是3年前的旧款。相比之前,也就是翻盖上多了几个小口子。


“原来如此。”Elise挑了挑眉毛,大约表示着“恍然大悟”。


“这次,是为了两个志愿者来的吧。”Elise把咖啡放在椅背上,认真对付着眼前的羊角面包。不知为何,karl带来的这一份,比她在加莱买到的都要好吃一些。


“嗯,法国宪兵队连夜提审了抓到了一名嫌疑犯,案子情况应该会很明朗。但两个英国人死了,我们必须来。”


karl的语调有些奇怪,似乎藏着些什么未曾说尽,却又表现得如此明显。


“说吧,我不介意。”


“你们的宪兵队……”karl撇过头去,“上百个嫌疑人,只抓到一个,也真是够可以的。昨天是开始建墙的日子,任谁都知道应该加强警惕吧?”


“说是对建筑地址加强了巡逻,但是仓库……”Elise摇摇头,“而且他们打算把责任往警署身上推。”


“哦?是么,这倒是他们一贯的风格。”karl忍不住插嘴吐槽了起来。


“他们连夜提审了嫌疑人,一无所获。调了监控录像,找到了他们前行的路线,人都是从叙利亚难民营出发的。所以基本可以确定,是叙利亚难民策划的袭击。”Elise解释道,“宪兵队的觉得,他们是为那个难民女孩复仇。以眼还眼。”


“之前不是说女孩的身份没法确定么?怎么宪兵队的人这么肯定?”


“负责丛林难民营守卫工作的就是宪兵队,可能有些内部的线人吧。我们至今为止也没能提审抓到的嫌疑人。宪兵队的队长现在正在Oliver的办公室里吹胡子瞪眼拍桌子呢,怪我们警方无能,没能快到斩乱麻把女孩的案子破了,安抚叙利亚人的心。”


“这是什么逻辑?”karl也皱了皱眉,“这样撇得清自己么?”


“倒也不是吧。他们知道,这事可能怪不到我们头上。但是他们想并案,和难民女孩的案子一起处理。”Elise望着karl,眼神中略带深意。


“那么,就是想一并怪到英国人头上去了。收紧了庇护政策,所以难民们急着逃离加莱,结果遇到了车祸。建墙,所以把难民们逼入了绝境,趁夜袭击仓库。”karl顺着Elise的话头接着往下说,但说完这一句,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他们心里都明白,这一次不比以往,他们恐怕是要,各为其主了。


良久以后,karl开口说道,“不过这也不归我们管,我们只需要破案就行了。你,把难民女孩的身份确定下来,把害死她的蛇头抓到。我,提审了嫌疑犯,出一份报告,带着我们的人的尸体,穿过隧道,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Elise喃喃重复着karl的话,“但愿如你所说的那么顺利吧。上一次……”


Karl及时打断了警长的话,“一定就会是这么顺利,不会再横生枝节。”




时间:2016年9月25日 晚间11时


地点:法国加莱 宪兵队驻地




“还没开口么?”


“队长,还没有。”


“已经整整24小时了,很硬气么。”


宪兵队的队长和负责提审嫌疑人的工作人员站在玻璃橱窗之外,橱窗里那个穿着灰色卫衣的嫌疑人至今为止仍然没有吐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袭击和叙利亚难民营之间的关系?


不知道。


袭击的人数?


不知道。


为什么要去袭击?


沉默以对,外加赤红色的双眼和紧咬的牙关。


“队长,我看他是绝不会招供了,对他而言说不说都是一回事。区别就在于死在这里,还是死在别处。”工作人员小心谨慎地寻找着措辞,但他的上司依旧冷冷地注视着他,“那你的意思是,抓到了这一个嫌疑人也并没有什么用。不如直接把他交给警察,或者交给英国人,好让别人看我们宪兵队的笑话,是不是?”


“不,不是。但,我们还得把他交出去,太明显的招数……”工作人员没有说下去。


队长斜着眼,狠狠地瞪着他,“把他交给警察,让他们和英国来的那个一起审。”队长背着手,走向审讯室的出口,临出门前他又回过身来,“这个家伙不会在警察手里,分分钟就把什么都交代了吧?”


“不,不会。我保证。”工作人员挺起胸膛,“的确是块硬骨头,还是一心向死的那种。”


“其实也没什么。他说了也没什么。只要……”队长自言自语道,“也不会怎样。”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队长找来了自己的副官,“我们自己人查的怎么样了?不会被他们查出内鬼吧?”


“关于仓库的地点是怎么泄露的,我也找了下面人去问了,应该是仓库方面自己的问题。有可能是志愿者泄露的,也有可能是难民。想找到那个仓库,对难民营里的人来说不是难事。总之,我们这边是安全的,最多只是当天晚上守卫不力……”


“不,连这点污点都不能有。”队长拿起一支烟,旋即又放下,“很快这里就要变天了。我们不能犯一丁点错误。”




时间:2016年9月26日 凌晨3时


地点:法国加莱港口 叙利亚难民营




卡莱德躺在黑色的帐篷里,眸子比这大风之夜的星光更亮。


从躺下去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5个小时,但他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二十多个小时之前,正是他率领着叙利亚难民营上百个成年男丁,夜袭英国人的仓库。


他记得,在夜色之中,他是怎样用颤抖的双手,在燃烧的建筑物前喷下“No Borders,No nations”(无疆界,无国家)的标语。


他还记得,他们是怎样肆意地点起仇恨的火苗,眼见着堆满建筑物、易燃物的仓库,一点一点被吞噬,最后只剩下滔天的火光。


他也记得,他的同伴曼苏尔,殿后的曼苏尔,被绊倒的曼苏尔,是怎样被后来才赶到的宪兵队一举抓获。


曼苏尔,那个徒步走过塞尔维亚森林的汉子,那个曾经6次徒手扒上火车的汉子。那个和他一样,辗转了6个国家才来到这里的曼苏尔,和他一样穿着灰色卫衣的曼苏尔,他现在,还活着么?


卡莱德的右眼,泪水决堤。


他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有没有把整个叙利亚难民营推上绝路。但他知道,和他从大马士革一起来到这里的曼苏尔,也许再也看不到这彻夜的星光了。等待曼苏尔的会是什么呢?会是,怎样的命运呢?


此时此刻,卡莱德终于明白,真正的恐惧,到底是什么滋味。他颤颤巍巍地拿出自己的翻盖手机,朝着那个熟悉无比的号码发送了短信。




时间:2016年9月26日 凌晨3时


地点:法国加莱 




Elise仍然没有睡,她的桌前铺满了材料,明黄色的灯光照亮了一整个内室。


2个小时之前,她刚和karl一起提审了宪兵队抓到的嫌疑犯。


她戴上眼镜,仔细研读着宪兵队移交给他们的每一份资料,而电脑上则反复播放着闭路电视纪录下的所有画面。


她的手机微震,是一条新短信。


Elise拿起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出现在发件人那一栏中。


只有短短一行字的短信,用英语写着,“We need to talk.”


署名则写着,“Toba”





评论
热度 ( 57 )
  1. 太过喜上眉梢眉毛会离家出走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洗白白嫩嫩好下锅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你说的话落在地上开出了❀❀❀❀❀❀❀❀❀❀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4. 春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5. 天气好冷呼出软绵绵的云朵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6.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7. 嘿嘿哒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8. 饺子馆的鳄梨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9. 木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木石 | Powered by LOFTER